《恶灵附身2》主要讲的是什么? 恶灵附身2全人物介绍

时间:2021-08-05 10:37:50 作者:admin 49664
恶灵附身2全人物介绍

《恶灵附身2》主要讲的是什么?

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点明了自己要讲述一个关于“父亲寻女”的故事,而且这条线索自始至终一直贯彻了下去,结构完整、逻辑顺畅、线索清晰。或许是为了进一步方便玩家理解故事,《恶灵附身2》在此基础上甚至还非常“贴心”地用各种直截了当的方法诠释了几乎一切可能让人觉得困惑的地方。 “反派死于话多”的定理再次得到验证 !比如,几乎每一个反派都特别喜欢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各种场合中二地发表“犯罪感言”,顺便详细解释自己的阴谋计划、以及各大神秘事件的来龙去脉。这种“喜羊羊与灰太狼”式的叙事手段对玩家的代入感来说,简直就是致命一击。毕竟,这样一来事件真相就不再是靠玩家的努力一步步揭开的——它变成了随着流程推进唾手可得的必然结果。 “信黑哥,得永生”  《恶灵附身2》的人物塑造则是叙事方面的另外一大败笔。除了主角塞巴斯蒂安之外,游戏中登场的几乎所有支线角色和重要反派都有着很严重的脸谱化倾向。不论是“技术宅”“心理学专家”“痴迷摄影的变态”,还是“腹黑的野心家”,他们的行为模式、内心情感、和个性变化均缺乏足够令人信服的逻辑进行支撑。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本作的人设显得空洞、苍白、缺乏张力。

如何评价游戏《恶灵附身2》?

  John Johanas 这个名字,估计各位现在都还不太熟悉。对于《恶灵附身》这款游戏,大家的目光更多的还是聚焦在初代的监督三上真司身上,但在《恶灵附身2》中,主导游戏开发的监督变为了曾任《恶灵附身》DLC 监督一职的 John Johanas,三上真司则任执行制作人。这一职位的变动会对《恶灵附身2》的整体造成什么影响?这就得从游戏的表现谈起了。

John Johanas本人的照片和介绍都少的可怜

这是一款标准Bethesda风格的游戏

  有关《恶灵附身2》最大的争论点,就在于半开放地图设计,游戏中一共出现了两张可以算作半开放设计的地图,分别是第三章的住宅区,以及在第七章和第十三章出现的商业区。

并不算小的住宅区开放地图

  这两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图,成为了多数玩家流程中耗费时间最长的关卡,我在第三章耗费了数个小时来挨个屋子探索搜刮,要是想直接横穿住宅区的地区则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这两张地图中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收集品、弹药、制作用的素材等物品(有一部分都在路边的垃圾箱中),还有一些触发支线剧情用的特殊内容,总的来说可探索要素非常丰富,但是总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你有没有想到:

《辐射4》截图
《耻辱2》截图

  啊,熟悉的配方以及熟悉的味道,熟悉的 Bethesda 捡垃圾,你走两步就会发现前边的箱子里有一堆可以捡的零件和草药,抬头一看还有弹药放在柜子上,把大地图中的每个屋子都搜刮一遍之后,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有垃圾箱!我要翻一下!

  虽然这种半开放地图的设计能够让玩家花费大量的时间游玩,但是和把地图设计玩出花的《耻辱》系列相比,《恶灵附身2》的地图只能用平庸来形容,你遇到了打不过的敌人,这么大的地图跑开就是了,恐怖感瞬间降低到零。除去遇见贞子姐姐的随机捉迷藏游戏之外,你几乎无法发现这个地图除了让你搜刮东西之外的其他优点。这个问题持续存在游戏第二章之后的所有关卡中。我只能说游戏设计最棒的地方就是在第二章……

第一次见到这个艺术品时,现场的打光和氛围还是很有代入感的。

  为什么 Bethesda 屡试不爽的捡垃圾设计,用到了《恶灵附身2》中却总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这和三上真司一手打造的《恶灵附身》初代有关。

  在三上真司创造的《恶灵附身》中,赛巴斯蒂安进入的 STEM 世界是非常扭曲的,并且它的架构非常神秘,你前脚还在一个装潢华丽的屋子里探索,转头就会来到污秽不堪的乡间小镇。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三上真司设想中的《生化危机4》。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基于《恶灵附身》初代是一个完全的线性游戏,游戏的机关和线性地图设计非常精妙,也只有线性游戏才能提供这种一次性的爽快体验。

从另外一层角度来讲,初代《恶灵附身》的设计更偏向于古典风格,二代则是非常现代化。

  John Johanas 接手《恶灵附身2》后,却把游戏的设计完全向着 Bethesda 的思路靠近,却没有考虑到一款恐怖游戏应该提供什么体验。整个游戏除了第二章通过一系列铺垫带给玩家的心理压力,以及上文提到的随机性贞子入侵之外,并没有提供什么让人过目不忘的惊悚桥段,可以说根本就吓不到手里握着一堆子弹的赛巴斯蒂安……

剧情很暖心,不烧脑

  说回鬼才三上真司,《恶灵附身》初代的剧情用“烧脑”来提毫不为过,赛巴斯蒂安虽贵为主角,但是在初代中的存在感并不是特别强,更多的是让玩家用赛巴斯蒂安这个视角,来认真审视鲁维克这个悲剧角色的形象,“欣赏”STEM 世界的瑰丽。赛巴斯蒂安的背景就是一个家破人亡的警察,前往精神病院调查案件而已,他只是一颗棋子。《恶灵附身》初代剧情结构复杂,却又只在只言片语之中透露出一丝线索,让本身就精神紧绷的玩家更需杀死脑细胞来理解剧情。

初代的赛巴斯蒂安更像是一枚棋子。

  和初代相比,《恶灵附身2》的剧情可以用“幼稚园的孩子都知道你在说啥”这句话来概括,从游戏第一个镜头我们就知道了赛巴斯蒂安此行的目的 —— 救女儿。前二十分钟我们就能遇见整个游戏中90%的出场人物,并且知道他们在游戏中的明确目标。

  《恶灵附身2》的剧情更加美式,人物之间的对话量非常大,甚至是有点过于啰嗦,和前作的沉默为金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在这种情况下,开发团队非但没有从人物的表现上下功夫,而是用了一种最为让人失望的方案 —— 站桩式对话。

  近几年比较知名的站桩式对话游戏有这么几个:

《地平线 零之曙光》
《辐射4》
《巫师3 狂猎》

  如果说以上三款游戏的对话分支对游戏的剧情有时会有重大影响的话,《恶灵附身2》所谓的分支对话就是能让玩家多说几句话,多接一个对剧情毫无影响的小任务而已,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啥要把目前欧美游戏界饱受诟病的一个系统拿来使用。顺便,《恶灵附身2》还完美继承了站桩式对话的一个缺点 —— 人物表情无法直视。

面部呆滞的角色

  抛开站桩对话,《恶灵附身2》的剧情虽然简单,但至少有头有尾,人物的交代也算得体,每个角色行为的驱动也还说得过去,并且游戏的结局比前作要让人舒服得多。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就是“看到《恶灵附身2》的结局,你会忘掉前十几个小时的任何痛苦”。

放心,这张图不是剧透……

  你是不是觉得我忘了说本作的两个反派?没错,他们两个人的目的性非常主流(普通),他们的背景也没有像鲁维克那样可以深度挖掘,无非就是两个善于隐藏自己的精神病在游戏中故弄玄虚罢了。摄影师斯蒂芬诺喜欢血腥的艺术,只会在游戏中做一些看似恶心其实还挺好看的艺术品来糊弄赛巴斯蒂安。至于神父,绝对是属于宣传时把他的能力无限夸大,实际上战五渣的典型案例……

明明可以拿来好好塑造的变态,却流于形式。

有出彩的设计,但都是从初代拿来的

  十几个小时的流程下来,我为数不多能记住的几个桥段,一个是贞子姐姐的三场线性逃脱战(你要是不去找这个收集品,根本遇不到她……)、偶尔会出现的随机贞子遭遇战,还有就是游戏后期出现的 BOSS RUSH 桥段。

  这几个内容有一个相似之处,那就是他们的内容和敌人的设计,全是从《恶灵附身》初代拿来的。低声唱歌的贞子姐姐、无限复制的保险柜头以及手持电锯的屠夫,这一个个都是初代中最经典的 BOSS 级敌人,非但没有在初代安息,还被开发团队拉到二代继续鞭尸一次。

  如果说从剧情上,开发团队给出了一个算是合理的解释,来说明为啥会出现这一大堆初代的内容的话。从游戏本身的设计上,他们估计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用新内容来服务粉丝,只能用初代精彩的内容再一次取悦玩家。这些东西确实依旧精彩,但是《恶灵附身2》本身的原创设计,完全无法打动玩家。

结:中规中矩,平庸之作

  也许还有很多人是冲着三上真司的名号来购买《恶灵附身2》的,那我只能失望地告诉你,你在这款游戏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三上真司的个人色彩,有的只是循规蹈矩的 Bethesda 开放地图和并不是那么惊悚的游戏体验。

  如果说你是第一次接触《恶灵附身2》,并且喜欢美式游戏简单直接的特点的话,这款游戏还是推荐给各位试试的。毕竟《恶灵附身2》的画面和操作手感,要比前一代好上太多,但是它不应该作为《恶灵附身》这款疯狂的作品的续篇。在 John Johanas 监督的手下,《恶灵附身2》沦为了一款绝对的二线游戏,没有让人深恶痛绝的缺点,也不会出现让你眼前一亮的惊喜。从 Bethesda 的宣传上就能发现,《恶灵附身2》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公布任何一个 DLC 内容,也没有任何的限定版,旁边的《德军总部2 新巨人》早早就确定了季票。

  还是希望三上真司能够亲手监督下一款《恶灵附身》作品,粉丝们更想要的还是那种深至骨髓的恐怖,而不是过目即忘的冒险。

关于恶灵附身2与恶灵附身1剧情的联系?

恶灵附身1离开了啊,哪个告诉你没有离开了。一代无非是开启了赛哥的新认知,到第二代就是从被迫到主动追求事件真相

恶灵附身2BOSS怎么打BOSS打法技巧介绍?

剧情遇到的第一只喷火怪在高难度下建议慢慢溜到它身后背刺暗杀几次就能解决不需要浪费弹药,来到要塞遇到的那几只高难度下可以跑酷直接溜走不用管。要塞喷火哥击杀后可以获得喷火器配件来制作喷火器主要是烧贞子比较好用,高难度下不做也可以低难度可以用狙击枪打头很容易解决,建议不要把它背上的罐子打爆不然会比较难打

恶灵附身1和2的剧情是连续的吗?

恶灵附身2还没有出吧= =不过根据官方放出来的消息,塞巴斯蒂安的噩梦之旅还将继续,所以剧情是连续的,毕竟鲁维克在第一部里逃掉了,肯定还有所动作的,另外塞巴斯蒂安的妻子的疑团也没解开,在2中相信会有所交待。

恶灵附身全通关了但是剧情没看懂?

男主在最后打死了鲁比克(莱斯利)但自己的肚子被贯穿后没死,其实是因为梦境被及时切换了,鲁比克(莱斯利)因为精神具现化的怪物被打死了,所以鲁比克(莱斯利)变成了濒死状态,最终切到了主角所主宰的梦境,把象徵鲁比克(莱斯利)的脑子给踩碎了。因潜意识的最终目标达成了,所以男主无意识着解散了主宰的梦境并回到了上一层梦境。莱斯利(鲁比克)逃出去而未被特警发现。剧情:鲁比克小时候,因为农场火灾失去姐姐并且自己毁容,在他记忆里种下了愤怒,焦躁等负面情绪的种子,而随着研究人脑记忆的深入,他知道瞭如何在人脑中窃取记忆和利用负面情绪设下陷阱来防御他人窃取记忆。当他被博士背叛,抓住,全身麻醉送上手术台,解剖取出大脑的时候,他的愤怒,憎恨全面爆发,使用大脑的脑波在自己的记忆里部下重重陷阱,让记忆中死亡的人变成恐怖的恶灵,让自己的记忆中的通道变成了各种陷阱,目的只有一个----决不让别人共享并窃取自己记忆中储存的研究成果。(这就解释蜘蛛贞子怕火的原因)鲁比克从小喜欢解剖,研究人的大脑,他一直致力于探索如何用化学或者脑电波的方式影响脑体来共享别人的记忆和知识。这引起了在精神疾病医学领域研究的一位博士的注意,博士答应免费给鲁比克一些精神病患者来供他研究,并且后面的一些文件指出不断有人因为调查病人失踪事件而失踪。推测一下这些调查者应该调查中被暴露抓起来后来做了实验致死的。过程中了解到鲁比克的实验太过血腥,于是背地里认为鲁比克太不人道,但欲望终究占了上峰,所以博士很长一段时间是鲁比克实验研究的帮凶。当鲁比克的研究快要成功的时候,博士背叛了他,或许是想独吞鲁比克的研究成果,或许是背后有人高价购买研究成果(我个人倾向后者)。鲁比克警告博士,没有他,剩下的研究绝对无法完成。可是没想到的是,鲁比克的话不仅没让博士投鼠忌器,反而让博士采用了更极端的盗取研究成果的方法----取出鲁比克的大脑,用大脑链接的方式侵入鲁比克大脑来共享盗取鲁比克的记忆,完成最终研究成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